杏鑫LOGO
杏鑫首页 杏鑫平台 杏鑫新闻 联系我们 二维码下载
杏鑫
杏鑫注册
杏鑫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   :   杏鑫主页 > 杏鑫新闻 >

陕前首富高乃则警钟为谁鸣?被指是落马官员的

【2020-03-12】

卖豆腐发家,曾被指是落马官员的大“金主”,被查的陕西前首富给谁敲响了警钟?

 



高乃则用自己的浮沉人生,给那些企图“围猎”干部的人拉响了警报:“玩火者”必自焚,“围猎者”终被猎。


传言飞了近两年,陕西前首富高乃则“出事”的消息终于坐实。


3月10日早间,陕西省纪委网站发出消息,陕西省监察委员会决定对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镁电集团”)法定代表人高乃则涉嫌行贿犯罪问题立案调查。



作为“煤老板”里的传奇,高乃则头顶诸多“光环”,不仅曾是陕西首富,还被称为“陕西首善”。昔日,他在榆林市府谷县政商两界都吃得开,甚至有人曾说,“高乃则在府谷跺跺脚,地都会晃三晃”。


然而,他的命运从两年前开始急转直下——榆林市原市委书记胡志强落马后,他因涉嫌给胡志强行贿近千万元,被带走调查。


如今,他的一切辉煌皆成过往,人生转折之大令人唏嘘……



卖豆腐发家的首富


高乃则年轻时,绝不会想到自己会有成为陕西首富的一天。


他于1961年出生在府谷县的一个贫困小山村里。由于家里太穷,他只上了3年学便辍学回家,大字不识几个,甚至连自己名字也写不好,签名“高乃则”总被误认为是“高刀子”。


为了生存,他务过农、放过羊、打过砖坯。母亲47岁时便因患肺结核撒手人寰,这深深刺痛了他的心。他发誓要让家人以后过上吃饱穿暖、有钱看病的日子,于是决定离家去府谷县城闯一闯。


高乃则高乃则

然而,在城里讨生活并不容易,他和妻子也没别的手艺,只会做豆腐。夫妻俩一合计,干脆卖起了豆腐。


刚开始,他们做的豆腐根本卖不动,只好拉回家里天天吃豆腐宴。但时间一长,人们发现他家卖的豆腐真材实料、价格公道,渐渐卖出了名声。


就这样,高乃则靠卖豆腐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但他不愿意一辈子卖豆腐。


1988年,神朔铁路(陕西神木至山西朔州)开始修建,他觉得自己开展新事业的机会来了。


他承包了其中一段的土方工程,并下血本买了一台推土机。后来一台推土机不够用,他到处借钱又租了三台。周围的人都觉得他疯了,就连一向支持他的妻子也觉得这么做太过冒险。


可他却说:“有时候,一个人要成功,必须要摒弃世俗的眼光,承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做别人不敢做的、可怕的‘愚蠢’事情。据我感觉,好像府谷还没有几个人是因为胆小发财的。”


凭着胆大,高乃则赚到了人生第二桶金,也为之后进入煤矿行业打下了经济基础。



不过,他成为“煤老板”其实是个偶然。当时,他和一位工头在酒桌上闲聊,酒酣之际,对方劝他去买煤矿:“修神朔铁路不就是要拉府谷的煤啊,还愁卖不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尽管1995年的煤炭市场不景气,高乃则还是“倾家荡产”买下了府谷镇二矿的经营权。结果短短两三年后,煤炭市场一飞冲天。


高乃则顺势组建了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如今的“镁电集团”),随后一口气买下8个煤矿,让公司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民营煤矿企业之一。


2011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显示,他以51.5亿元身家位列第198位,一举登上“陕西首富”的宝座。



发达之后,高乃则开始频频以慈善家的形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据府谷县政府官网显示:


2006年,高乃则计划投入7.5亿元,帮助家乡建设新农村,到2010年10月,已经完成投资2.2亿多元;


同时,他为县内外教育、卫生、农村基础设施、外地抗震救灾等扶贫济困活动捐资8000多万元;


2010年,他还为府谷的教育、卫生等公益事业捐资3亿多元。


另外,从2008年开始,他连续4年以巨额捐赠资金出现在胡润慈善榜上,分别位列第91、第85、第15、第7位。其中2011年,他的捐款总额为2.3亿元,这让他成为当年的“陕西首善”。


2010年,他获得第三届中国消除贫困奖特别贡献奖,还被任命为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



一度被称为“黑顶商人”


然而,风光背后却隐藏着诸多争议。


2008年,高乃则等4位“煤老板”被聘任为府谷县县长助理。暂且不说其他3人,高乃则连小学都没毕业,竟然当上了县长助理,一时间引发诸多争议。由此,他被一些人称为“黑顶商人”。


8个月后,迫于社会和舆论压力,高乃则等4人的“县长助理”职务被免。



2012年,高乃则又被曝涉嫌造假侵占他人煤矿。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原余家伙盘煤矿股东杨乐平等人于2009年发现,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余家伙盘煤矿股东竟然已经变为高乃则等人。


杨乐平称,“当时(2009年)余家伙盘煤矿市场价不低于3亿元,现在(2012年)该煤矿市场价在10亿元以上。”


然而涉及价值数亿元的股东变更,登记时的关键依据却是煤矿所在地镇政府出具的该煤矿投资人证明。


杨乐平找时任镇党委书记张向君核实情况,不料对方看完那份证明大为错愕,表示“证明有假”,最明显的错误是上面将张向君的名字写成了“张向军”。“我怎么会把自己的名字写错?”


杨乐平等原股东坚称,股东变更过程存在不正当利益输送,并表示2011年底,高乃则曾委托其公司的一位高管找到杨,提出和他们这些原股东协商了结纠纷,商谈无果,这位高管竟放狠话警告杨:再闹就收拾你!


尽管杨乐平等原股东提起的行政诉讼最终被法院驳回,但高乃则依旧深陷舆论风暴之中。



而要论争议影响之大,还要数高乃则2014年的操作。


当时,他的资金出现巨大缺口,便向府谷县政府借钱——6个亿。


同年7月,在时任府谷县长辛耀峰的主持下,府谷县政府多次召开专题会议,决定向其他国企借6亿元,再将这笔资金转借给高乃则的镁电集团用。


高乃则后来并没有按期归还这6亿,而府谷县政府也没有按照担保条约处置他的抵押资产。


这笔钱最终由县政府买了单——通过股份收益来相抵或其它方式还给债权企业。那段时间,府谷县财政几乎处于亏空状态,甚至连公职人员的工资都无法按时发出。


后来有媒体披露,府谷县挪用专款发工资,“仅欠拨民政局城乡低保、医疗救助、临时救助等资金(就达)7433万元”。


2017年9月,陕西省纪委宣布辛耀峰接受组织审查;去年7月,辛耀峰被公开宣判,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200万元。



“围猎者”终被猎


而高乃则心惊肉跳的日子是从2018年6月14日开始的。


这一天,他在西安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而就在两天前,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落马。


高乃则高乃则

去年,胡志强涉嫌受贿一案进入司法程序,人们才发现,原来高乃则是胡志强背后最大的“金主”。


根据检方指控,2008年至2011年,胡志强先后八次在榆林市政府办公室、榆林市金龙饭店附近等地,共计收受高乃则给予的人民币830万元、24万美元、价值人民币35.65万元的纪念金币一套。


与此同时,胡志强利用职务便利在煤炭资源整合审批、3052化工项目顺利进行、协调建设银行榆林分行筹集资金等方面为高乃则提供帮助。


这是典型的“官商勾结”。胡志强落马后,纪检监察部门制作了一部警示教育片《蜕变的灵魂——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严重违纪违法案警示录》,其中还透露了一些高乃则向胡志强行贿的细节。


2008年2月,胡志强到榆林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他前脚刚到,高乃则后脚就跟来了。那一次,高乃则给胡志强奉上了50万元人民币作为“新官上任”的贺礼。


不久后,高乃则就向胡志强提出,希望他支持自己的煤炭企业进行资源整合。胡志强欣然同意,帮助高乃则的煤矿增加了500万吨煤炭产能,让其获得了巨额回报。


胡志强(中)受审现场。胡志强(中)受审现场。

2018年10月,高乃则被带走调查4个月后,突然在其公司当年前三季度总结会上亮相。当时,有人认为这是他已经“脱险”的信号。


但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如今高乃则还是被立案调查。


提心吊胆的这两年里,高乃则的日子并不好过。从天眼查上的信息来看,他个人自2018年开始,多次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相关股权被多次冻结;而镁电集团也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等原因,被认定为失信被执行人。


3月10日,陕西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了一篇评论,文中写道:


高乃则的通报消息虽短,却释放了强烈信号:“坚持行贿受贿一起查”“坚决斩断‘围猎’和甘于被‘围猎’的利益链”绝不是一句空话;纪检监察机关正在由注重调查受贿问题向受贿行贿问题并查转变,让“围猎者”付出应有代价将成常态。


据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室一办案人员说:“对行贿人的法律责任追究将提到和受贿人同等重要的程度,行贿人不仅受到刑事责任追究,不正当财产利益也将被全部追缴。”


高乃则用自己的浮沉人生,给那些企图“围猎”干部的人拉响了警报:“玩火者”必自焚,“围猎者”终被猎。







本文来源 杏鑫网:http://www.qtqtt.com

杏鑫注册

支持多种付款方式

Copyright c 2019-20280 杏鑫注册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