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鑫LOGO
杏鑫首页 杏鑫平台 杏鑫新闻 联系我们 二维码下载
杏鑫
杏鑫注册
杏鑫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   :   杏鑫主页 > 杏鑫新闻 >

中信明明评前2月经济:后续反弹进程或是渐进式

【2020-03-18】

核心观点


疫情导致1-2月经济增速的深坑,同时需要关注 “利润——生产——投资——产出——利润”以及“消费——就业——收入——消费”的循环对于投资、消费需求的影响。当前稳增长的必要性提高,政策更可能宽松的货币政策、减税降费、稳定就业等多渠道来支持企业和居民的需求回暖,后续经济的反弹进程也更可能是渐进式的爬坡。


疫情冲击之下经济增长明显放缓。受疫情影响,1-2月经济数据呈断崖下行,投资、消费、工业生产增速均创历史新低。


关注经济下行的余波。从GDP总量看,疫情导致1-2月经济增速的深坑,同时“利润—生产——投资——产出——利润”以及“消费——就业——收入——消费”的闭环也将拉长后续投资、消费需求的复苏周期。当前稳增长的必要性有所提高,但结合近期的政策表态,我们认为政策对GDP增速目标的重视可能有所淡化,而是更加注重企业、居民这两大主体需求的自发回暖。基于此,我们认为在当前不加力刺激地产,而是定向支持居民和企业的需求复苏的政策主线下,后续经济的回升进程或将是渐进式的爬坡而非跨越。


还有哪些“灰犀牛”?从疫情防控的角度出发,后续仍需警惕国内疫情输入以及海外疫情反复的灰犀牛风险。考虑到海外疫情演绎的不确定性,疫情也可能对我国的外需和工业生产冲击。


虽有近忧,但长期趋势未变。在正确认识当前国内矛盾的复杂性的同时,我们更需要看到后续国内经济稳健增长、产业结构加速升级的广阔前景。目前我国疫情防控走在世界前列,而我国加大医疗物资的出口以及政策以我为主的定力也体现了我国对打赢防疫攻坚、经济长期向好的必胜信心。


市场影响:受疫情冲击,2020年1-2月经济数据全面回落,多项数据创历史新低。结合来看,我们认为当前经济增速的深坑将加大实现GDP增长目标的难度,同时 “利润下滑——生产放缓——投资意愿不足——产出回落——利润下滑”以及“消费回落——服务业、制造业承压——就业、收入放缓——消费回落”的螺旋反馈也可能导致投资、消费需求回暖周期的拉长。对于政策而言,我们认为目前稳增长的必要性有所提高,但结合近期的政策表态,我们认为政策对GDP增速目标的重视可能有所淡化,政策更可能通过减税降费+稳定就业来定向支持企业和居民的需求回暖并带动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后续经济的反弹进程也更可能是渐进式的爬坡而非跨越。往后看,我们认为当前海外疫情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应警惕海外疫情反复冲击我国外需以及产业链的灰犀牛风险,但我们也要看到后续国内经济稳健增长、产业结构加速升级的广阔前景。策略方面,基本面的恢复需要货币宽松加以扶持,政策不采取全面放松地产等强刺激也利好债市,我们维持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2.4%~2.6%的目标区间。


正文


2020年3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20年1-2月国民经济数据,投资、消费、工业生产等数据均创历史新低,这将给当前的宏观经济和政策选择带来哪些影响?在当前外部风险明显上升的环境下,后续又需要注意哪些风险因素?接下来,本文将就此展开分析。


再看经济数据:阳光总在风雨后


疫情冲击之下经济增长明显放缓


受疫情影响,1-2月经济数据呈断崖下行,投资、消费、工业生产增速均创历史新低。2020年1月制造业PMI录得50%,连续三月位于荣枯线上,非制造业PMI也收录54.1%,较上月回升0.6pcts,说明年初我国经济增长整体平稳。但自1月下旬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我国陆续推进疫情防控的政策力度,人员隔离、停工停产的政策组合相继推出,居民外出和消费意愿明显收缩,企业扩大产出、增加投资的意愿也有所回落,基建、地产项目进展趋于停滞,各行业的资金周转均有所放缓,同时随着世卫组织将新冠疫情视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我国出口端的压力也有所加大。整体而言,新冠疫情从供需两端冲击了我国经济的方方面面,结合统计局的数据来看,2020年1-2月,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分别为-24.5%、-20.5%、-13.5%,均为数据公布以来的最低水平。



关注经济下行的余波


从GDP总量来看,1-2月经济增速的深坑加大了实现全年GDP增长目标的难度。结合1-2月的经济数据,投资、消费、出口增速均降至-10%以下甚至更低,即便3月经济能够恢复如期至正常水平,但考虑到1-2月的经济占比约占1季度的60%,仅凭3月回补可能难以将1季度经济增速稳定在正增水平。假定1季度的大约会在0%,那么若要实现全年5%的增长,后3个季度的GDP增速均值应在6.7%左右,考虑到目前海外疫情扩散以及全球供应链紧张,在现有的统计口径下将GDP增速维持在5%以上的难度较大。


进一步,从投资端看,“利润下滑——生产放缓——投资意愿不足——产出回落——利润下滑”的闭环将拉长后续投资需求的复苏周期。本次疫情对工业的冲击是短期影响,但营收、利润回落对工业企业的二次冲击可能导致工业企业的复苏节奏拉长:随着新冠疫情在海外加速蔓延,内外双需相继回落,终端需求的快速走弱带动工业企业的营收、利润增速回落,同时也将导致企业产能相对过剩,企业的扩产、补库、设备购置都面临一定掣肘,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趋于回落,产能也趋于收缩。即便后续出现终端需求快速回暖,但受工业企业产能黏性的制约,工业企业产出、利润的复苏可能也难以快速实现。以2003年非典期间的工业表现为例,疫情期间,工业利润增速从二季度的38%下降为四季度的33%,投资增速从二季度54%下降为四季度的25%,二者在全年都处在下行通道。即使在SARS疫情结束的三、四季度,利润和投资增速仍在下滑。


消费需求方面,“消费回落——服务业、制造业承压——就业、收入放缓——消费回落”的螺旋反馈机制也可能导致消费回暖节奏的放缓。本次新冠疫情期间隔离管控力度空前,居民出行、消费意愿明显下降,餐饮娱乐、住宿旅游等传统服务业受损较为严重;而汽车、住房、家具等地产后周期商品的消费也大幅回落,不论是服务业还是制造业均有明显的下行压力。值得说明的是,目前我国就业主要通过制造业和服务业来拉动,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8年全年服务业、制造业就业人数分别占当年总就业人数的48%、24%。因此制造业、服务业的利润下滑或将导致相关企业进一步压缩人力成本,工资减少、企业裁员均有发生可能,考虑到居民的收入水平是消费增长的基础,居民消费增速将进一步放缓,并形成“消费回落——行业承压——收入放缓——消费回落”的闭环。以非典时期为例,非典时期居民收入、消费均经历了较长时期的磨底阶段,直到2003年4季度才逐渐走出阴霾。




考虑到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稳增长的必要性有所提高,但结合近期的政策表态来看,我们认为政策对GDP增速目标的重视可能有所淡化,而是更加注重企业、居民这两大主体需求的自发回暖以促进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在当前经济大幅走弱,投资、消费螺旋下行压力加大的环境下,逆周期调节加码的必要性有所提高,3月17日发改委表明要“扩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以及同日央行指出要“部署运用再贷款再贴现支持复工复产”也进一步表明无论是财政还是货币,政策宽松仍未完结。但有一点值得注意,尽管经济明显降速,但央行、统计局等监管层仍坚持“房住不炒”,这一方面说明当前政府仍然注重稳房价、稳预期,另一方面也说明政策并不急于大力刺激经济以带动GDP快速反弹,同时结合此前克强总理提到的就业目标先于经济增速,我们认为当前政策更加注重从减税降费以及稳定就业这两个方面来带动企业、居民两大主体的需求回暖,更加注重促进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基于此,我们认为在当前不加力刺激地产,而是定向支持居民和企业的需求复苏的政策主线下,后续经济的回升进程或将是渐进式的爬坡而非跨越:二季度我国经济将有一定回暖,但海外疫情可能制约我国的经济反弹幅度;三季度后随着气候转暖、海外疫情防控生效,以及国内稳增长政策效果逐渐显现,我国经济增长中枢也将进一步上行至年内的相对高点。





还有哪些“灰犀牛”?


从疫情防控的角度出发,后续仍需警惕国内疫情输入以及海外疫情反复的灰犀牛风险。自2月下旬以来,国内疫情防控效果显著,但海外疫情却加速蔓延,进入3月中旬后,海外疫情有一定的回流倾向,北京、上海、广东的境外输入病例均有明显抬升,这或将进一步拉长各地病例“清零”以及人员隔离的周期,同时也可能导致全面复工以及消费回暖的时点延后。另一方面,对于海外市场而言,目前美国、日本以及部分欧洲国家的防控力度仍有待提升,这可能导致海外疫情持续时间的进一步延长甚至反复:新冠疫情与非典病毒不同,非典病毒在高温环境下的活性明显降低,进入夏天后非典病毒的传播速度明显下降;对比来看,目前日内温度在25-35摄氏度的马来西亚也迎来了疫情的集中爆发期,这说明本次新冠病毒的抗性更强,那么对于气温相对较低的北美、欧洲而言,仅凭暑季的相对高温可能难以消灭病毒,要警惕疫情跨越暑季甚至在下个冬季反复的灰犀牛风险。


考虑到海外疫情演绎的不确定性,疫情也可能对我国的外需和工业生产冲击。疫情冲击下,海外国家的应对策略主要分为两种:一个是以意大利、西班牙为例的休克疗法,通过停工停课、人员隔离来优先控制疫情,但代价是牺牲了短期的经济增速;第二个则是以美国、英国、法国为首的放任策略,优先维护短期内产业链的正常运转,但代价可能是死亡率的升高和劳动人口的减少,结合来看,无论哪种应对策略都会导致该国经济增长承压,考虑到美、欧、日、韩占我国的出口比重超过40%,疫情对我国出口的冲击也不容忽视。另一方面,随着疫情的持续爆发,我们认为美、英、法等国的放任策略也难以持续运转,必要的人员隔离和停工防控是不可或缺的,这将导致相关国家的生产停滞,并进一步对我国的工业产生冲击:海关总署数据显示,疫情较为严重的日本、德国、韩国、美国、法国、英国(六国病例占除中国外全球总病例的30%)均是我国锅炉、机械器具等工业设备的主要进口国,2018、2019年我国从六国的工业器材进口量总额约占全部的56%,后续若这六国的疫情不能得到有效控制,我国的工业设备购置和中间品投入或将迎来阶段性下降,“投资放缓——产出回落——利润下滑——投资放缓”的闭环也可能进一步加深。



因而央行后续存在降息空间,只是会选择什么时候降,以什么方式降。国内疫情造成一季度经济“砸坑”,后续海外疫情的发展也增加国内经济的不确定性,在经济增速大幅下行的背景下,后续要完成全年稳增长目标,货币政策还需要加强逆周期调节力度。2月份以来货币政策面对疫情的影响更多采用结构性的货币政策,而在疫情逐步解除后经济面临的弱需求+紧信用的格局下,总量的降息政策预计仍将落地。但正如2019年11月央行启动降息前后打破市场一致预期的节奏摆布,我们认为后续央行降息的时点和方式都会有更高的灵活性。


未来的逆周期加码政策将是货币和财政协调配合的组合。随着复工复产的逐步推进,后续财政政策的发力成为市场的关注点,3月16日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新闻发言人毛盛勇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要进一步加大宏观政策的对冲力度,对冲疫情的影响和外部的风险挑战,适当提高赤字率是有空间的。在疫情之后,财政政策带来的直接需求回暖相比而言耿介直接有效。但是对于财政政策,政府债务和杠杆率仍然存在一定制约,经济增长疲弱下的财政收入走低也存在约束。太过依赖财政政策也可能导致无风险利率上升和对私人部门的挤出效应。因而在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加积极,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的要求下,财政和货币应该是双管齐下的配合而非偏废一方,财政政策发力带来的供给压力会被宽松的货币平衡化解。


虽有近忧,但长期趋势不变


疫情影响下,内部压力与外部风险双双回升,在正确认识当前国内矛盾的复杂性的同时,我们更需要看到后续国内经济稳健增长、产业结构加速升级的广阔前景。一方面,尽管当前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加速肆虐,但随着我国政策的快速响应,国内的疫情防控已经正式进入到扫尾阶段:近期境内已基本无新增病例,同时得益于我国充分的疫情防控经验以及灵活有效的宏观调控,部分境外输入病例也能在发病之初得到快速隔离,可以说我国的疫情防控正走在世界前列。另一方面,疫情阴霾下海外部分国家医疗防护物资紧缺等问题开始浮出水平,而我国则在关键时期加大了相关物资的出口,这既彰显了我国对于打赢疫情攻坚战的信心,也有助于在国际上擎起“中国制造”的大旗。此外,全球疫情肆虐下海外市场恐慌情绪有所加剧,流动性担忧快速升温,美联储大幅降息至零利率也难以改变美股大跌的既定事实,但反观我国的资本市场仍有韧性,财政、货币也均有发力空间,政策频频发声“房住不炒”、央行3月按兵不动均彰显了当前政策以我为主的定力以及对长期经济向好的坚定信念。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新冠疫情影响的逐渐消散,我国的经济鹏飞也将迎来更为广阔的空间。


  市场影响


受新冠疫情冲击,2020年1-2月经济数据全面回落,多项数据创历史新低。结合来看,我们认为当前经济增速的深坑将加大实现GDP增长目标的难度,同时 “利润下滑——生产放缓——投资意愿不足——产出回落——利润下滑”以及“消费回落——服务业、制造业承压——就业、收入放缓——消费回落”的螺旋反馈也可能导致投资、消费需求回暖周期的拉长。政策方面,目前稳增长的必要性有所提高,但结合近期的政策表态,我们认为政策对GDP增速目标的重视可能有所淡化,政策更可能通过减税降费+稳定就业来定向支持居民和企业的需求回暖并带动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因此短期内全面放松地产等强力刺激措施可能并不会出现,后续经济的反弹进程也更可能是渐进式的爬坡而非跨越。往后看,我们认为当前海外疫情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应警惕海外疫情反复冲击我国外需以及产业链的灰犀牛风险,但我们也要看到后续国内经济稳健增长、产业结构加速升级的广阔前景。策略方面,基本面的恢复需要货币宽松加以扶持,政策不采取全面放松地产等强刺激也利好债市,我们维持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2.4%~2.6%的目标区间。







本文来源 杏鑫网:http://www.qtqtt.com

杏鑫注册

支持多种付款方式

Copyright c 2019-20280 杏鑫注册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