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鑫LOGO
杏鑫首页 杏鑫平台 杏鑫新闻 联系我们 二维码下载
杏鑫
杏鑫注册
杏鑫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   :   杏鑫主页 > 杏鑫新闻 >

变脸的拉夏贝尔 留下一团迷雾

【2020-04-04】

“我们商场去年10月装修,装修回来就没再见过它(拉夏贝尔)了。”4月2日下午,北京甘家口百货的工作人员对上证报记者说。


“去年上半年还在,后来就撤了,现在那位置已经换成了太平鸟。”同时,天虹百货(新奥店)的工作人员则未留意到具体的撤店时间,只知道拉夏贝尔去年悄然消失在商场。


2019年,拉夏贝尔境内经营网点数较2018年底的9269个再净减少4391个,境内经营网点数量下降比例为47.37%,平均每天关店12家。


大幅的战略收缩,折射拉夏贝尔经营“体质”仍在加速“恶化”。


2019年5月,上证报曾发布《拉夏贝尔“卸妆”:逆势亏损背后财务数据多异常》,文中诸多分析与猜测皆被印证。如今,在2019年年报发布之后,A股上市不足三年的拉夏贝尔即将披星戴帽。3月30日晚,拉夏贝尔第三次发布《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性公告》。



偷得金钗换美酒。今日的拉夏贝尔虽已断臂,然生机何存?


断崖下跌的财务数据


3月30日晚,拉夏贝尔发布2019年业绩报告显示,拉夏贝尔实现营业收入76.38亿元,同比下降24.94%,归母净利润亏损20.5亿元,同比下降1186.39%。


关于亏损,拉夏贝尔认为原因主要是过去一年主动关闭低效店铺策略、市场萎靡、暖冬、受线上渠道冲击及线下零售实体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


拉夏贝尔上市前曾坚持“传统”通过扩张网点来维持业绩增速,并自2011年以来就保持了高速开店的势头。就门店数量而言,在同类休闲服饰品牌中曾位列榜首,在2017年的A股上市招股书中,拉夏贝尔也表示将利用IPO募集资金在未来3年新增3000个网点。


招股书中对扩张言之凿凿的拉夏贝尔,在上市后即开始收缩,公司的业绩,也不出所料的持续亏损。


如上证报记者此前的调查所言,多年以来,拉夏贝尔单店销售收入早已出现了持续下滑的状态。这标志着其开店战略仅仅是增收不增利的“门面工程”。


拉夏贝尔上市前匪夷所思的扩张战略,更像是在用资本购买渠道,强行拉动其收入增长。上市后的门店收缩与公司持续亏损,更辅证了这一论点。



离奇增长的销售费用


尽管店铺数量减少近半,公司销售费用比例却仍持续攀升。


拉夏贝尔在业绩快报中披露,2019年度销售费用为51.3亿元(2018年度为60.3亿元) ,占收入的比率为67.22%(2018年度为 59.28%)。对此公司给出的解释是,“主要由于公司本报告期收入下降及承担关店成本等因素所致。”


“一般情况下,对一家服装品牌商而言,开店意味着装修、雇工、备货、进场等,体现在财务报表上就是收入增加、费用增加、存货增加,利润视乎经营情况。关店意味着收入减少、费用减少、存货减少。”某上市服装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而反观拉夏贝尔数据,公司上市后2018年、2019年销售费用与营收占比分别为59.28%、 67.22%,均高于公司上市前三年(2015年至2017年)的45.62%、47.31%、49.39%,更远高于公司此前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详细列示的行业公司的销售费用。



持续攀升的还有拉夏贝尔的资产负债率,到2019年年末已达84.6%,远高行业均值。更为严重的是公司的流动性危机,2019年末,公司货币资金仅有4.3亿元,但短期借款以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约16.3亿元。


爆仓离职的实控人


为了回笼资金、聚焦主营业务,拉夏贝尔先后出售了女装品牌七格格,清算了男装品牌杰克沃克,1元剥离其家居业务。


然而关店、裁员、开源节流、处理库存这些自救措施却并未帮助拉夏贝尔创始人、原董事长邢加兴在2019年挽狂澜于既倒,连他自己也陷入爆仓危机。


2019年8月,拉夏贝尔公告,邢加兴在2017年11月至2019年6月期间,先后六次将所持股份质押给海通证券,共计1.41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5.85%,占公司A股总股本的42.54%,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99.81%。彼时,由于邢加兴所质押的股份未提前购回且未采取履约保障措施,已构成违约。截至目前,邢加兴质押股份的问题仍未得到妥善解决。


仅2020年3月以来,拉夏贝尔已经有四条限制高消费信息,关联对象均为邢加兴。



频繁诡异的高管调整


在财务异常之外,拉夏贝尔高管频繁离职的情况仍在继续,部分人事调整令人匪夷所思。


2019年6月14日,公司证券事务代表温某辞职(任职1个月);


7月30日,董事会秘书丁某某辞职(任职9个月);


10月25日,公司副董事长毛嘉农(任职4个月)、董事兼联席总裁胡利杰辞职;


10月底,拉夏贝尔公告称,邢加兴向董事会提出申请,辞去总裁职务,辞职后仍担任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联席总裁于强接任公司总裁职务。


2020年2月3日,邢加兴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与此同时,邢加兴提名陆尔穗、蔡国新为公司董事候选人,并建议由陆尔穗作为董事长人选。


然而离奇的是,2月25日,拉夏贝尔又收到了于强的辞职报告,邢加兴又低调重回总裁职位,并代行公司董事会秘书职责。


2月29日,公司收到董事王文克、独立董事芮鹏(任职6个月)的辞职报告。3月29日,公司首席财务官沈佳茗辞职。


其中最受关注的,即“邢加兴辞职,并提名陆尔穗、蔡国新为公司董事候选人,并建议由陆尔穗作为董事长人选” 一事。投行人士认为,邢加兴的辞职本质上是为新的资本流入做准备,未来有可能通过让位、稀释股份等方式缓解公司的债权债务压力。


然而,诡异的是,据公司3月23日晚公告,陆尔穗、蔡国新竟然均未能当选公司董事。


简历显示,陆尔穗2015年设立江苏业勤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业勤服饰)并担任董事长职务;蔡国新于2015年12月至今担任业勤服饰副总经理、监事等职务;2018年9月至今任业勤服饰子公司云南业勤董事长、总经理。


据业勤服饰官网介绍,公司是国际著名高档时装(女装)品牌的OEM和ODM重要生产基地之一,拥有年生产高档时装超过1000万件(套)的强大制造能力。公司前身是江苏省第一家上市的中外合资企业,后卖壳给美年大健康的江苏三友。陆尔穗曾是上市公司江苏三友的董事长,目前持有拉夏贝尔0.16%的股权,为公司第十大股东。


太阳底下无新事。在瑞幸咖啡业绩造假暴雷事件引起中外资本圈震惊的当下,我们回瞰拉夏贝尔的商业模式,不禁让人陡然心生寒意。







本文来源 杏鑫网:http://www.qtqtt.com

杏鑫注册

支持多种付款方式

Copyright c 2019-20280 杏鑫注册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