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鑫LOGO
杏鑫首页 杏鑫平台 杏鑫新闻 联系我们 二维码下载
杏鑫
杏鑫注册
杏鑫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   :   杏鑫主页 > 杏鑫新闻 >

陈卫东:国际原油价格走低,建议取消“地板价”

【2020-05-01】

陈卫东认为,疫情对国内外经济造成严重冲击,取消国内成品油“顶板底板”的限制有助于实现“市场配置资源”的改革,对重启经济活力与施行“六稳六保”的国家大政方针具有现实的意义。

4月29日,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洋石油公布今年一季度业绩,“三桶油”营收皆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中石油业绩下跌最明显,一季度净亏损162.3亿元,去年同期盈利102.5亿元,利润减少264.79亿元,利润下降幅度超250%。中石油将当下的低油价环境概括为“至暗时刻”。

4月28日晚24点,国内成品油零售限价继续不作调整。这也是自3月下旬国际油价跌破40美元的“地板价”以来,我国汽、柴油价格第3次不做调整了。

“三桶油”一季度巨亏引来众多消费者的惊诧,有消费者认为“地板价”保护了“三桶油”的利益,目前国际油价大大低于国内“地板价”,应该取消“地板价”制度。

就国际原油价格走低对国内油企的经营造成什么影响,以及是否该取消“地板价”,4月29日,时代财经专访了东帆石能源咨询公司董事长、石油行业资深观察家陈卫东先生,其在石油天然气行业拥有近30年的工作经验,曾任中海油田服务股份公司执行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首席战略官,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中海石油物探公司总经理等。

陈卫东分析,受疫情影响,需求下降,炼厂开工率下降,成品油销售承压。油价大幅下降,而人工、库存等生产成本很难随之大幅下降,造成了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石油公司的经营业绩都出现了大幅度下滑,甚至是严重亏损的状况。

对于外界认为“地板价”保护了油企业,陈卫东替油企“喊冤”,“‘三桶油’在‘地板价’以下价差的收益,是被政府以‘风险准备金’的形式征收了。油企的利润是随行就市的,‘地板价’并没有为‘三桶油’提供保护。石油价格大幅下跌的‘至暗时刻’,所有的石油企业的营业额和利润都会大幅下降所以要过紧日子。”

他认为,疫情对国内外经济造成严重冲击,取消国内成品油“顶板底板”的限制有助于实现“市场配置资源”的改革,对重启经济活力与施行“六稳六保”的国家大政方针具有现实的意义。陈卫东:国际原油价格走低,建议取消“地板价”东帆石能源咨询公司董事长、石油行业资深观察家陈卫东先生“地板价”并没有保护油企时代财经:“三桶油”一季度巨亏引来众多消费者的惊诧。中石油称,“净利润下降是受营业收入减少以及油价大幅下降导致库存跌价损失影响。”你怎么看?

陈卫东:勘探开发都属于上游;油从地里流出来后到炼厂、管道运输库存,称之为中游;到了炼厂以后,炼油、化石油化工、产品销售都叫下游。中石油一季度亏损严重主要是在下游的炼油与化工、销售板块。

和世界上所有的油公司一样,在正常情况下,“三桶油”营业额的构成,上游的收入大概只占了总收入的三到四成,而下游加工占营收的六到七成。利润占比方面,上游业务和下游业务的比重则是7:3,上游业务的利润率要高于下游和贸易业务。

尽管一季度,中石油上游、中游的收入影响不大,但消费量和石油价格突然大幅下跌对下游业务的影响凸显,造成营业额和利润大幅降低,对利润率打击较大。

值得关注的是,财报显示,中石油一季度实现的原油平均价格为54.39美元/桶,仅比去年同期下降了8.9%。国际低油价对中石油收入和利润将会在第二季度产生更大的影响。

时代财经:“库存跌价损失”,怎么理解?

陈卫东:库存分为两部分,一是尚未提炼的原油,另一部分是已完成提炼的成品油。

入库原油和成品油是以入库价格计算的,当市场价格发生重大变化时,已入库且尚未出库的原油和成品油需要作出相应的会计处理,这是 “库存跌价损失”的主要因素。

时代财经:国内成品油价格调控设“天花板价”和“地板价”。汽柴油需求因疫情下滑,但销售价格却被“地板价”锁死并没有下调。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保护石油企业的举措,为何石油企业亏损如此严重?

陈卫东:按照2016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其中调控上限为每桶130美元,下限为每桶40美元。即当国际市场油价低于40美元时,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不降低,根据《石油价格管理办法》和《油价调控风险准备金征收管理办法》有关规定,炼厂端可能产生的超额利润将计提“风险准备金”,由财政征收。

“三桶油”在“地板价”以下价差的收益,被政府以“风险准备金”的形式征收了,“三桶油”的利润是随行就市的,“地板价”实际上并没有保护“三桶油”作用。

以今年3月中旬92号汽油零售价每升5.50元为例算一笔账,每升汽油售价里,包括原料成本和炼油厂加工成本,分别占29.73%、2.61%;税费占48.15%,包括企业所得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税、地方教育费附加税、成品油增值税、成品油消费税等;加油站利润仅占6.82%,炼油厂利润仅有4.96%。其中,税费占48.15%,这意味着,消费者支付的油价,近一半是税费。石油公司也希望取消“地板价”时代财经:成品油收入中一半用于支付税费,为什么要设置这么大比例的征税?

陈卫东:关于成品油的税率,全世界大概有三个类型:一种是美国的低税率型。美国素有“汽车轮胎上的国家”之称,汽油是民众的日常消费品。对油征收的税率一直都比较低,维持在20%以下,所以油价比较便宜,而且随行就市。现在美国的油价相当于2元多人民币每升,是国内消费者支付的一半。

第二种类型是税收较高的,如欧洲各国家对柴油、汽油的税大概是60~75%。欧洲是主要的石油进口和消费地区,向来注重能源效率和环境保护,汽油高税率设计有利于提高能源效率、减少消费和减少排放的作用。现在欧洲油价大概是人民币8元左右一升。

第三类则是欧佩克成员国,如沙特、委内瑞拉这些大产油国,用油都是有国家补贴。

汽车工业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之一,而中国的石油资源并不丰富,70%左右的石油是进口的。中国作为能源消费和碳排放的第一大国,提高能源效率是必须承担的“大国责任”。

中国把成品油税率确定在美国和欧洲之间是合理的选择。考虑到城市空间以及环保,现在很多城市都限购汽车,在能源转型、节能减排和技术进步的大趋势下,我预测未来成品油油税率还有继续增加的空间。

时代财经:2016年国家发改委制定的成品油“地板价”、“天花板价”的机制,背景是什么?

陈卫东:2016年国际原油价格走高,当时高盛预测油价要到200美元一桶。政府考虑,若油价高企会影响到作为拉动GDP重要手段的汽车消费的扩大。政府对油价区间进行估计,为了稳定油价,设定130美元一桶为“天花板”。

既然有“天花板”那相应的要有“地板价”,为了平衡所以设置40美元为“地板价”。当时制定这政策时,谁都没有想到油价能到40美元一桶以下。

时代财经:国家制定“地板价”时,是否有考虑保护石油企业?

陈卫东:“顶板地板”政策的设置既有保护消费者不至于受到“顶板价”以上高油价的伤害,同时也有保护石油企业不受“地板价”以下低油价的伤害的初衷。

到目前为止,国家对石油的定义依然是战略资源,而非大宗商品、非完全自由商品。国家通过税费征收“风险保证金”,不排除有保护石油工业的考量。

但“地板价”并没有保护石油企业。石油行业走向市场化是大势所趋,油公司也不希望有“顶底板”的设计,因为这不是一个市场化的设计。

中石油政研室副主任王震最近再一次研讨会上发言讲到:油公司也不希望地板价,因为“地板价”的利益并没有给到油公司。他的发言代表了目前“三桶油”对“地板价”的认知。

时代财经:油价持续走低,该不该取消成品油“顶底板价”的制度呢?

陈卫东:就现时的状况和国家市场化改革的大方向上看,我建议取消成品油“顶底板价”制度。

国内成品油“地板价”的设计,对技术给石油工业带来革命性变革的预见性是不够充分的。中国是石油消费大国,每天进口1000万桶左右,每天消费1400万桶左右。50-60%常用汽车主要是国民的一般消费。

在今天低油价的国际大背景下,中国的成品油不能随行就市,不能让消费者享受低油价的好处,也不利于石油工业进一步的市场化改革。

讨论“地板价”该不该取消的核心是油价应该由“市场配置资源”还是由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进行调控。所谓“风险准备金”的设置,还是“大政府”调控的思路。新冠疫情对国内经济造成了严重的冲击,取消“地板价”限制对消费者有好处的,对运输、物流和生产汽油的工厂都有好处,能降低成本。 “三桶油”大而不强的矛盾凸显时代财经:4月下旬中石油党组会议指出,低油价使得中石油“大而不强”的矛盾突出。怎么理解“大而不强”?

陈卫东:按世界流行的四个指标,营业额、利润率、储量和产量,中石油、中石化在全世界都在五强之列。

现在最大规模的石油公司,第一是沙特阿美、第二是中石油,第三是中石化,第四是埃克森美孚,第五是壳牌。不同的评价指标,这五大石油公司的排位可能有些不同,中石油、中石化进入世界最大石油公司行列则是不争的事实。

当下中石油的每天的生产量已经超过埃克森美孚了,中石化的下游炼化能力也差不多接近埃克森美孚,但“三桶油”的利润加在一起也没有埃克森美孚公司一家多。

桶油成本低曾经是“三桶油”的优势,这优势已经不复存在,这里有国内油气资源不断“劣质化”的原因,也有中国整个石油工业改革不到位,公司结构不能与时俱进优化的原因。

时代财经:是什么导致改革不到位的局面?

陈卫东: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经历过学习苏联建立“石油会战”模式(上下游一体化,连生产基地及其他配套都合在一起的一体化公司)、石油净出口国、石油进口国和世界最大石油进口国的历程。

对于石油资源出口国,石油行业关系一个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命脉,所以OPEC海湾国家、美洲国家的石油公司都是国有的垄断型公司。而绝大多数石油进口国的石油公司都是非国有非垄断公司,这样的安排能鼓励石油公司参与市场竞争,有利于公司经营效率提高并最终让消费者获益。

随着技术进步、社会分工的不断细化和商业模式的持续进步,国际上绝大部分的石油公司已经完成了自身结构的进步和演化。

石油公司和油田服务公司分离、油公司和社会服务分离,甚至是诸如财务服务、物流服务和物业管理服务等传统的公司内部服务业务也实现了外包服务。即使在沙特、阿联酋、科威特这些国家,石油公司都是国有的,但他们的石油服务业务也大多数是由独立的第三方油田服务公司来完成的。

比较而言,中国的石油工业架构并没有在国内国外石油市场发生重大改变的大环境下,作出相应的能适应形势、不断提高运营效率的改变与变革。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中国石油工业的基本架构已经不能适应今天的发展态势了,如果还没有进一步深化改革的紧迫感和实际行动的话,在能源转型和长期供大于求的大趋势下,中国石油工业的“溃败”的结果也许是不可避免。

时代财经:低油价让国内油企承压,你预估,后续国际原油市场会有什么走势?还会出现价格为负值的情况吗?

陈卫东: 现在消费不振,供给远远大于需求,库存差不多堆满了,运输成本也很高,而且不能倒掉,这就导致石油企业宁愿给你付运费、保管费,允许有负值交易的程序。

美国芝加哥交易所是在4月14日才完成新的允许负数报价的程序,不到一周就出现了负数的报价。

这次负数石油价格出现了十几个小时以后就反弹了40美元每桶,石油期货价格“转正”了,但实物原油价格一直都是正数。

油价是肯定会回升,但具体什么时候则取决于全球新冠疫情,尤其是美国的疫情什么时候结束。油价还会受到疫情带来的所谓“全球化的逆转”,和全球产业链重构的不确定性等影响。

时代财经:油价低使得中石油一季度净利润同比跌幅超250%。利润可能会持续下跌,会倒逼油企改革吗?

陈卫东:中国石油公司的架构非常庞大复杂,是几十年积累的结果。国内石油工业对中国经济发展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同时也积累了很多矛盾。

面对未来的改革,企业自身的意愿和努力是一方面的因素,而国家的“顶层设计”和意愿也许是更重要的因素。







本文来源 杏鑫网:http://www.qtqtt.com

杏鑫注册

支持多种付款方式

Copyright c 2019-20280 杏鑫注册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