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鑫LOGO
杏鑫首页 杏鑫平台 杏鑫新闻 联系我们 二维码下载
杏鑫
杏鑫注册
杏鑫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   :   杏鑫主页 > 杏鑫新闻 >

宁波银行员工跳楼身亡,为什么知识分子迈不过这道坎?

【2020-05-11】

 

宁波银行员工跳楼身亡,为什么知识分子迈不过这道坎?

经济要发展,有些人沉迷,就有另外一些人要付出代价。

2020年5月6日,宁波银行的一名部门经理在家里小区的天台跳楼身亡。

媒体报道知情人的说法是,他徘徊了很久,第一次上天台,下来了,第二次上天台,跳下了楼。

有个坎,他没有过去。我们的心里总有一道坎,让我们流血。

这件事情反映了剧烈的竞争压力,我们抱以深深的同情。

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客观以对。竞争在任何地方都存在,我们对竞争要保持充分的思想准备,而不应该灌之以虚幻的琼浆。

只有看清事实之后热爱生活,才是真正的、持久的热爱。

不管是国内国外,都有相似案例。

宁波银行员工跳楼身亡,为什么知识分子迈不过这道坎?

拜城市化所赐 中国的自杀率下降了50%以上

根据世卫组织2018年的数据,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全球自杀率增长了60%,自杀人群逐渐年轻化。从50年前的30岁左右人数最多,到今天的16岁左右。

男性的比例明显高于女性,差距最大的国家男性是女性自杀人数的6.5倍。只有中国、缅甸、莱索托、孟加拉、摩洛哥五个国家例外,女性自杀人数高于男性。

自杀率最高的12个国家是圭亚那、朝鲜、韩国、斯里兰卡、立陶宛、苏里兰、莫桑比克、坦桑尼亚、尼泊尔、哈萨克斯坦、布隆迪、印度。

最近几年,全球自杀率在下降。2010年至2016年间,全球自杀率下降了9.8%,美洲成为唯一一个自杀率上升的地区。

自杀率高的绝大多数都是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并非市场竞争严苛,而是生存环境严苛,太多的人在不公的环境里争夺太少的生存资源。如果比做野生动物世界,这些地方是旱季群兽聚集的小小池塘,生死残酷。

宁波银行员工跳楼身亡,为什么知识分子迈不过这道坎?

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危机干预研究室主任费立鹏在一席做过一个演讲,讲的是自杀率的下降,时间截止到2016年。

费立鹏说,中国的自杀率急剧下降。

一个你可能意识不到的数据是,最近二三十年,中国的自杀率下降得比任何国家都快。这主要是因为我国农村人口的自杀率,正在飞速的下降。

这主要归功于农村经济和城市化的发展,让越来越多原来毫无前途的农村女性有了工作的机会。

从1990年到2016年,国内自杀率从10万分之23.8到10万分之8.5,美国维持12.9不变,我们下降了超过50%。

按照费立鹏所在的研究机构和一家预测疾病负担的公司的合作,预测中国自杀率从2016年的8.5,到2030年会下降到4.6,美国会从12.9上升到14.1。按照最好的预测,我国的自杀率会下降80%。

从总量上来看,农村自杀人数远远高于城市,不同地方的自杀率也是完全不同的。

从男性看,天津是10万分之2.9,湖北最高,是10万分之22.6,相差7.8倍。再看女性,天津同样是最低的,10万分之2.1,湖北仍然是最高的,有19.7,相差9.4倍。

随着经济的增长,我们相信,农村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变化,湖北农村的自杀率会大幅下降,而无论30年前还是现在,天津,成为中国心态最平和的城市。

宁波银行员工跳楼身亡,为什么知识分子迈不过这道坎?

无论是中国经济的发展,还是自杀率的下降,女性都起到了关键作用。

中国经济发展里面的重要因素,是因为中国女性就业率是全球最高的,而自杀率下降,是因为中国女性离开贫困农村,在结婚生子外,找到了广阔的天地。

宁波银行员工跳楼身亡,为什么知识分子迈不过这道坎?

为什么知识分子迈不过这道坎?

既然湖北应该受到关注,农村应该受到关注,那么,我们为什么会对这位银行经理抱以如此巨大的关注和同情呢?

我相信,如果是一个没有上过学的农村几个娃的妈妈喝了农药、摸了电门,不会有那么大的关注度。人的生命同样宝贵,但关注度大有不同。

原因在于,吴先生在金融机构,他受过高等教育,属于精英阶层。

在多数人的眼里,他是个人生赢家。这样的赢家居然走上不归路,让人莫名惊诧。

宁波银行员工跳楼身亡,为什么知识分子迈不过这道坎?

一个痕迹划过天空,也会留下印迹。这位跳下天台的男子在网络上叫宏毅,厦门大学本硕连读,15年通过管培项目进入宁波银行工作,任职将近5年。

家属和知情人反映了他巨大的压力。宏毅太太说,丈夫在生前最后一个月最常说的话就是,“手上项目太多了怎么办”、“这个项目就是做不成啊怎么办”,宏毅还说过,“被逼到自我认知全部崩塌”,“最后就是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不敢离职”。

有知情人说,曾听到宏毅向上司反映“我实在撑不下去了”。

《荔枝新闻》报道,宏毅本来已经通过宁波银行总行面试,或即将面临晋升。宁波银行总行办公室主任向记者证实了这一信息。

在宏毅之前,还有些相似的案例,都是高知阶层走上不归路。

2020年4 月 27 日凌晨 5 点,湖南长沙市芙蓉区东业上城嘉苑小区,37岁的海归博士带着女儿跳楼自杀,当场身亡。

在此之前,2019年12月,在浙大担任讲师的一名海归博士留下6页遗书后跳楼自杀。

还有工程师、公务员,让人扼腕叹息。

宁波银行员工跳楼身亡,为什么知识分子迈不过这道坎?

蓝鲸的报道谈到银行的竞争压力,业内人士说:

现在的考核很变态,除了大指标存款、贷款,还有信用卡、基金、保险、手机银行、微信银行、ETC、云闪付等各种指标。行里经常搞竞赛活动,每天在微信群里进行排名和业绩展示,员工被迫每天硬着头皮向客户营销,哪怕只要有一点机会,舔着脸也得上。

其实,如果用类似的感性态度,那么,传统制造企业、高科技企业、银行、保险、一二级投资机构,没有一个行业是能够轻松活下去的。

我们门口的蔬菜水果摊,夫妻老婆店,天天开到夜里12点,找谁说理去?

特殊情况之下,看看外贸制造企业,他们更艰难。

4月14日,海关总署公布数据,今年第一季度进出口总额9432.2亿美元,同比减少8.4%,其中出口同比减少13.3%,进口同比减少2.9%。

专业商贸杂志《焦点视界》对全国203家外贸企业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45.6%的企业表示疫情对自身影响较大,面临部分困难,目前勉强维持经营。对于疫情带来的“挑战和风险”,1/4的公司表示市场需求萎缩、订单减少,随之带来的,是现金流紧张、货运受阻、通关困难、供应链端效率下降、成本提高、客户流失等一系列连锁反应。

《中国新闻周刊》说,这关乎基本的就业和民生。根据海关总署的统计,2019年,民营企业首次超过外企,成为中国第一大外贸主体,有进出口实绩的民营企业达到40.6万家。

商务部部长钟山表示,外贸外资直接和间接带动就业超过2亿人,占就业总量的1/4左右,其中包括大量农村和贫困地区人口。

这些外贸企业、制造企业,找谁说理去?

宁波银行员工跳楼身亡,为什么知识分子迈不过这道坎?

一点不夸张,在我听到的企业、机构里,哪怕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只要想找到自己的前途,就没有不拼命的。那些不拼命的,都已经被淘汰出局,竞争环境就是如此严酷。

我们还没有成为发达国家,人多地少,人均资源极不丰富,这是常态。咬着牙,也得坚持下去,不出大错,才能在未来几十年内成为有尊严的国家。

我对宁波银行的印象是,在地方行里,属于管理非常到位,也是非常严厉的。

有个宁波银行的员工来公司谈公务,第一件事是拍了张照,走的时候跟我又拍了张照片,传到了宁波银行的管理系统里。

宁波银行的业绩在城商行里是相当不错的。

2019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公司资产总额13,177.17亿元,比年初增长18.03%;各项存款7,715.21亿元,比年初增长19.30%;各项贷款5,291.02亿元,比年初增长23.31%。企业客户38.17万户,比年初增长29%,个人客户1,384万户,比年初增长26%。

宁波银行的贷款收益率是5.96%,而不良率只有0.78%,风控优秀的建行贷款的收益率是4.49%,不良贷款率高到1.43%,宁波银行收益率更高而不良率明显更低。

这就是特色。以前,我会看不上毛坦厂中学、衡水中学,现在,我更理解在中国贫瘠的泥土中深深扎根的人,我尊重他们,没有他们的努力,哪有中国的未来?如果人人都吹着空调,谈素质教育,哪有农村孩子们的未来?

宏毅,是转型阶段拼搏的人们的一个缩影。他拼不下去了,我仍然尊重他。同时,也尊重拼搏的企业。

宁波银行员工跳楼身亡,为什么知识分子迈不过这道坎?

在严苛的竞争环境下 尽量增加资源减少不公平

这世界上最不公平的,就是按照地域、按照子宫形成的不公。

比如,你出生在瑞典,会有子宫红利,这辈子大概率过上比较体面的生活。如果你是非洲贫困沙漠的妇女,你大概率会有残喘的一生,除非天降奇迹。

在国内,你如果是在四川、甘肃贫困地区的农民,又或者,你是北京郊区的有地农民,过上的将是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不取决于努力,而取决于地域,是最让人难以下咽的不平等。

在年轻人疯狂打拼的时候,有很多年富力强、只有50岁的人在跳广场舞。

《中国广场舞行业研究报告》曾对广场舞爱好者人数进行估算,2015年全国的广场舞人数约为8000万人到1亿之间。

2018年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约达2.5亿人,占总人口的17.9%,预计到2050年前后,中国老年人口数将达到峰值4.87亿,占总人口的34.9%。

我支持老年人健身,广场舞是个挺好的办法。但是,我不主张转嫁成本,有这么多50多岁的人跳广场舞,为了养活他们,年轻人就更得搏命。而这些年轻人,就是跳广场舞这些人的孩子。

宁波银行员工跳楼身亡,为什么知识分子迈不过这道坎?

去年,百度有个广场舞的搜索指数,下面这些省份搜索热度最高:

第一名:山东省

第二名:河南省

第三名:广东省

第四名:江苏省

第五名:浙江省

第六名:河北省

第七名:湖北省

第八名:安徽省

第九名:四川省

第十名:湖南省

所以,我们得做好心理预期,竞争是持续而残酷的,参与竞争的,并不仅仅是熬白了头的我们,而是周边的大多数人。从传统行业,到看上去光鲜亮丽的行业,竞争都很残酷。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必须继续发展经济、推进城市化,消除显而易见的不平等,如户籍、地域、血缘等等,让大家在努力的同时,看到穿越隧道的亮光。

最后,致正在拼搏的所有人,也包括我们团队的战友们,我们认清生活,并且依然热爱生活。







本文来源 杏鑫网:http://www.qtqtt.com

杏鑫注册

支持多种付款方式

Copyright c 2019-20280 杏鑫注册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