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鑫LOGO
杏鑫首页 杏鑫平台 杏鑫新闻 联系我们 二维码下载
杏鑫
杏鑫注册
杏鑫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   :   杏鑫主页 > 杏鑫新闻 >

脱口秀窘境:从力捧到开撕 由风口转瓶颈

【2020-05-12】

时隔4个月,脱口秀演员池子(王越池)与笑果文化的矛盾完全公开化。


5月6日,池子“手撕”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笑果文化”),称其拖欠自己的演艺报酬,并要求自己赔偿3000万元高额违约金。


时间拨回今年1月9日,池子首次在微博发布了一条被笑果文化CEO贺晓曦踢出“笑果艺人大家庭”的群聊,从那天开始,外界便知道笑果文化曾经的台柱子之一池子,和公司闹掰了。


更早之前,2017年,贺晓曦曾经公开评价池子表演稳定,所以“敢在《吐槽大会》里这么捧池子”。


没想到两年后,双方竟以这种方式决裂。


5月9日,时代周报记者来到风波中的笑果文化办公室,办公桌摆放稍显拥挤,办公环境略微简陋,只是墙上色彩斑斓的涂鸦透露出了公司的喜剧元素。


其间,另一知名脱口秀演员、与池子同期的王建国也正在笑果文化办公室沟通工作,一切如常,与彼时网络舆论的热度截然相反。


同日,时代周报记者向笑果文化就池子纠纷一事递交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事实上,笑果文化被业内做国内年轻态喜剧生态的开拓者,靠着《吐槽大会》声名鹊起。


2019年4月完成B轮融资,该融资过后,笑果文化估值30亿元。一时之间,脱口秀市场成为风口。


但池子和笑果文化纠纷的背后,暴露了脱口秀在中国的发展并非想象中美好。


5月8日,有两年脱口秀表演经验的演员小新(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绝大多数脱口秀演员的重心在线下,一个演员商演一场,只能拿到300―600元。“所以现在几乎没有全职脱口秀演员,因为只靠演出很难养活自己。”小新坦言。


而池子也在今年1月份对同行喊话,“公司很乱,领导很精,用所谓的喜剧梦想牵着你们走”。


脱口秀行业现状,或从这段话中窥见一二。


池子开撕笑果


池子与笑果文化各执一词,双方互不退让。


5月6日当天,笑果文化第一时间回应表示池子在1月份未经公司允许参加商业活动,目前经纪问题正在仲裁,此外并未有更多回应。


但针对笑果文化提到的池子未经允许擅自参加商业活动一事,5月8日,Figure创始人张悦在官方微博上发表声明,池子参加的所谓的“商业活动”,是2020年1月8日晚,Figure和音乐人小河做了一个公益项目的发布活动,“寻谣”系列上海站,属于公益活动,池子未收取任何费用。


如今池子和笑果文化的纠纷仍在持续,究竟谁能胜诉,仍未可知。


但笑果文化面对公司重要演员的离开、舆论的压力、爆款节目《吐槽大会》口碑的下滑,重新审视市场或被提上议程。


此前,笑果文化在脱口秀行业独占鳌头。


天眼查显示,笑果文化共经过6轮融资。其中,2017年4月笑果文化获得近亿元 A+ 轮融资,由天图投资领投,上轮资方华人文化、南山资本、游素资本跟投。


两年之后,2019年4月,笑果文化完成B轮融资。投资方还是老股东天图资本和南山资本,这一轮融资过后,笑果文化的新估值为30亿元。


不过其融资进程到2019年4月就戛然而止,其节目口碑也在2019年底2020年初有一定程度下滑。


2017年,笑果文化上线网综《吐槽大会》,前两季累计收获了超过35亿次播放量,多期节目播放量突破2亿;之后,笑果文化接连推出《脱口秀大会》《冒犯家族》《吐槽大会3》等节目。


但豆瓣显示,《吐槽大会》的评分正在逐季下滑。第一季《吐槽大会》评分7.6分,第二季则为6.9分,第三季跌至6.3分,而第四季评分仅为6.2分,一季比一季低。


除了《吐槽大会》“不好笑”,笑果文化新推出的节目,也没有激起太大水花。


2020年2月26日,《笑场》首期节目上线腾讯视频,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六期节目腾讯视频播放量在7000万左右,豆瓣评分6.6,从流量和评分来看表现一般。而且,除了第一和第二场节目播放量破千万,其他节目均仅有几百万播放量。


中国脱口秀的未来


行业焦点笑果文化呈现出瓶颈,知名演员池子陷合同纠纷,折射出国内脱口秀行业仍处于发展初期的混沌状态。


脱口秀在国内属于“舶来品”,源于欧美的“Stand-up comedy”(单口喜剧)。一个演员拿着一个麦克风,站在舞台上以讲段子的形式进行表演,这与主持人和嘉宾访谈的脱口秀形式有所区别。


因《吐槽大会》的热播,脱口秀在近两年有了快速发展,但2020年开年,脱口秀演员乃至整个脱口秀市场却越发难熬。


除了线上节目之外,脱口秀线下市场也是行业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特别是籍籍无名的普通演员。


小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线上节目对演员的需求不大,资源也主要集中在几个头部演员,更多的脱口秀演员重心是放在线下。


但受今年疫情影响,包括笑果文化在内的各种演出均被推迟。


“脱口秀演员没有底薪,一个演员商演一场能拿到300―600元,而且商演数量有限,就算一个月演20场可能也就不到一万元,更何况很少有演员一个月能演20场。”小新坦言,脱口秀演员以兼职居多,收入结构就是本职工作收入加上兼职商演收入。


实际上,绝大多数的脱口秀演员都是小新这种状态,靠着对脱口秀的兴趣坚持演出,而忽略了收入的微薄。这侧面印证了池子口中的“喜剧梦想”牵着演员走的状态。


“不管脱口秀以后怎么样,眼下我能写出东西,有地方讲就挺好。”小新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


5月10日,从事喜剧内容生产和推广的公司“单立人喜剧”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喜剧作品是强消耗性的,需要有大量的喜剧人产出大量的喜剧作品满足市场需求,目前国内从事新式喜剧创作表演的不过几百人,其中全职/专业级别的不过几十人,这是远远不够的。”


“人才不够,导致好作品不够。”该负责人直言。


只靠年轻人的一腔热情远远不够。随着资本降温、竞争加剧、内容监管趋严,中国式脱口秀实现产业化和规模化,还有很长的距离要走。


不过,5月8日,北京脱口秀俱乐部创始人、北京北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脱文化)CEO西江月表示自己没有那么焦虑。


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国脱口秀的未来肯定不是美国脱口秀的样子。”其表示,脱口秀市场只是综艺节目市场里面的一个小门类,会随着这个大环境而潮涨潮退,每个人都得适应这个环境。


而西江月也在不断丰富业务板块,“目前盈利主要来自于艺人经纪和做一些节目的收入,还有直接承制节目的费用”。


“单立人喜剧”相关负责人也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单立人已经有了单口喜剧的系统培训课、素描喜剧的体验课,其他更多喜剧形式的培训体系也在形成中,接受过单立人培训的有上千人。


更多的年轻人正在尝试站上舞台表演脱口秀,但池子在微博上写道:“咱们的路还很长,要是走错路,就更长了。”







本文来源 杏鑫网:http://www.qtqtt.com

杏鑫注册

支持多种付款方式

Copyright c 2019-20280 杏鑫注册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