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鑫LOGO
杏鑫首页 杏鑫平台 杏鑫新闻 联系我们 二维码下载
杏鑫
杏鑫注册
杏鑫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   :   杏鑫主页 > 杏鑫新闻 >

天雷滚滚,康美的暴风雨还未结束:新财报仍有不能说的秘密

【2020-05-16】

天雷滚滚,康美的暴风雨还未结束:新财报仍有不能说的秘密

康美药业三年合计虚增887亿资金的财务造假事件,最终的处罚决定尘埃落定。

5月14日,证监会向康美药业送达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除了对康美药业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外,对21名责任人员处以90万元至10万元不等的罚款,其中6名主要责任人采取10年至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相比上百亿元的资金占用,最高90万元的罚款金额实在难以泄愤,但令人欣慰的是,已于今年3月开始施行的新《证券法》,将大幅提高未来上市公司造假违规行为的代价。

康美药业虽然乘上了新《证券法》颁布前的最后一班“造假列车”,但涉嫌犯罪行为的相关人员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后续的行政处罚、刑事追责和民事赔偿等等,都还在路上。

01

887亿造假始末

时针拨回2019年8月,康美药业的造假事件在那时基本有了结论。

作为一场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的财务造假,康美药业涉案金额创下A股历史之最。

经调查,2016年—2018年上半年,康美药业合计虚增营业收入275.15亿元,占同期公告营业收入40%以上,虚增营业利润39.36亿元,占同期公告营业利润的三分之一。

为了配合虚增的营业收入,康美通过财务不记账、虚假记账,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或银行对账单,伪造销售回款的方式虚增货币资金。

天雷滚滚,康美的暴风雨还未结束:新财报仍有不能说的秘密

相比于以应收账款挂账方式虚增营业收入的造假手段,有现金流入配合的造假稍微高明了一点。但不管是高明与否,造假都会导致相应科目虚高,前者是应收账款,后者是货币资金,总会露出马脚。

2016年年报、2017年年报和2018年半年报中,康美药业分别虚增了货币资金225.49亿元、299.44亿元和361.88亿元,占其当期净资产的比例分别为76.74%、93.18%及108.24%。

2018年年报中,康美药业还将六个不符合会计确认标准的工程项目纳入表内,一次虚增固定资产11.89亿元、在建工程4.01亿元、投资性房地产20.15亿元。

此外,证监会还查出2016年-2018年,康美药业未经决策审批或授权的前提下,累计向控股股东康美实业及其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116.19亿元用于购买股票、替康美实业及其关联方偿还融资本息、垫付解质押款或支付收购溢价款等用途。

针对虚增科目之间的逻辑关系,市界曾在《千亿中药帝国887亿造假始末》中作出推测:

其一,是虚增的营业收入。

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康美药业累计虚增收入275.15亿元,大部分虚构的货币资金由此而来,收入是假的,现金流入自然也是假的。

其二,是未披露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其他应收款。

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康美药业在未经过决策审批或授权程序的情况下,累计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116.19亿元。上述款项被用于购买股票、替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偿还融资本息、垫付解质押款或支付收购溢价款等用途。且上述款项并未公告。

直到2018年上半年,这些被关联方占用的资金一直以现金名义挂在公司账面上,成为虚构货币资金的一部分。下半年,康美药业遭立案调查,公司年报中首次出现了对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其他应收款88.79亿元,这笔被挪用的资金才首次浮出水面。

账面资金被挪用却未入账,自然成为虚假货币资金的构成部分。

强监管下,2019年8月康美自爆财务造假,如今对涉事人员的行政处罚似乎已经尘埃落定,但留给上市公司的影响却远没有结束。

02

2019年,康美不能说的秘密

目前,康美药业尚未披露经审计的2019年年报,仅在4月末公布了一份2019年度主要经营业绩报告。

并称,由于更换会计师事务所、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等因素,经审计的年度报告要等到6月18日才能披露。

市界研究发现,这份仅21页的2019年度主要经营业绩报告似乎还隐藏着一些康美药业不能说的秘密。

2019年,康美药业收入112.63亿元,较2017年虚构的峰值连续第二年大幅下滑,连2017年的一半都未达到,且毛利率也下滑明显,18.2%水平是自上市以来前所未有的。

天雷滚滚,康美的暴风雨还未结束:新财报仍有不能说的秘密

奇怪的是,业绩大幅下滑的康美药业,各项费用并没有减少,反而还大幅上升。

若说管理费用里的薪酬、折旧、办公、咨询费用等项目相对固定,不容易随业绩波动,那么销售费用通常与收入维持一定的比例。但康美药业在2019年收入大幅下滑的同时,却产生了13.42亿元的销售费用,占收入比重高达11.91%,实在蹊跷。

另外,市界曾在《千亿中药帝国887亿造假始末》中分析,康美药业的存货或许还存在水分,很可能成为康美的下一个雷,康美真实的情况或已资不抵债。虽然在康美药业2019年未经审计的业绩报告中,这个雷没有爆,但危险还在,而康美药业的总资产已经在缩水了。

2019年末,康美药业总资产654.86亿元,较2018年末减少91.42亿元,降幅12%。其中,被证实造假的货币资金、固定资产、投资性房地产和在建工程几个科目,2019年末合计金额为118.24亿元,较2018年末初次“脱水”后的149.59亿元再次下降了35.87亿元。

天雷滚滚,康美的暴风雨还未结束:新财报仍有不能说的秘密

除此之外,市界关注到2018年末5.55亿元的长期股权投资,也已被康美药业全数清零,公司解释称,是为了聚焦主业而转让持有的广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股权。

这家广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另一个大股东,就是广发证券,即与康美药业合作了18年之久的保荐券商,在康美药业收到最终处罚后恐怕也难独善其身。

导致康美药业资产缩水的第一因素就是存货。自从2018年末,康美药业以做账错误为由,更正库存商品后,存货金额就大幅提高至342.1亿元。2019年末,康美药业的存货为318.31亿元,减少23.79亿元,占总资产减少的26%,但依然是存货高企。

2019年末公司存货占总资产的48.61%,也就是说,康美药业所有的资产中,存货就占了接近一半。

天雷滚滚,康美的暴风雨还未结束:新财报仍有不能说的秘密

可疑的是,康美药业2019年初存货中的库存商品(已完成生产,处于待售状态的存货)高达266.05亿元,但公司2019年全年的销售成本仅92.13亿元,另外2019年度公司新采购了近50亿元的原材料。这个原理,真是让人费解,明明有多于销售额数倍的现货,却偏偏要新采购原材料去生产。

公司2019年业绩报告中并未披露存货明细,但2019年6月末,康美药业340.1亿元的存货中,有271.9亿元是库存商品,占比超过85%,比年初的库存量还要多,而以2018年和2019年的销售情况来看,康美药业提前生产完的这批库存商品,分别可以满足其未来整整2年和3年的销售需要。

资产缩水、经营遇阻,康美药业的资金压力也如期而至。

截至2019年末,康美药业曾数百亿造假的货币资金科目仅有5.02亿元余额,但公司的带息债务合计322.59亿元,较2018年末和2019年6月末的债务规模有小幅下降,但资金缺口仍然巨大。

天雷滚滚,康美的暴风雨还未结束:新财报仍有不能说的秘密

由此产生的财务费用也持续攀升,2019年高达21.98亿元,叠加近两年业绩下滑,财务费用占收入的比重已经达到19.51%,甚至超过了同样离谱的销售费用。

揣着仅有的5.02亿元,背负着极差的信用,接下来如何还债,是康美药业最棘手的问题。

由于以上采用的财务数据均未经审计,待6月18日公布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时,或许还有“惊喜”。一旦存货暴雷,市值已从1390亿缩水至140亿的医药帝国,可能再次坍塌。

03

实控人夫妇掏空上市公司

康美药业实控人马兴田出生于广东普宁,曾以低买高卖的方式,靠稀缺药材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结识许冬瑾后,夫妇二人在马兴田的老家普宁,开了一家经营中医药材的铺子。

1997年,夫妇二人创办了康美药业,并且在2001年成功上市。

天雷滚滚,康美的暴风雨还未结束:新财报仍有不能说的秘密

▵ 广东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马兴田

经过十几年的积累,2018年,马兴田家族以410亿元财富位列胡润百富榜第52名。看似功成名就的那一年,康美药业却曝出财务造假。

在这起胆大包天的财务造假事件中,实控人马兴田夫妇几乎是唯一的获利者。

首先,上市公司116.19亿元的货币资金全部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挪用。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其他应收款共计92.28亿元,而2019年末这一数据已增加至100.1亿元,其中,仍有超过87亿元被关联方占用的资金还是没有回到康美药业(根据半年报估算)。

其次,2016年—2018年上半年,公司累计虚增营业收入275.15亿元,虚增营业利润39.36亿元。同期,其营收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9.79%、22.34%和27.88%,营造出一种业绩蒸蒸日上的假象。

天雷滚滚,康美的暴风雨还未结束:新财报仍有不能说的秘密

靓丽业绩带动康美药业股价稳步上涨。2016年年初—2018年上半年,公司股价几乎翻倍,远远跑赢大盘,实控人马兴田夫妇及关联方却开始疯狂质押所持上市公司股票。

Wind数据显示,截至当前,实控人夫妇全资持有的康美实业未解押的股权质押数量为16.29亿股,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99.53%,且绝大多数质押发生在2016年5月至2018年3月之间,即公司股价处于高位的这段时间。

造假的甜头当然不止如此,靓丽业绩掩护之下,上市公司融资简直不要太容易。2016年—2018年,康美药业通过取得银行借款、发行债券和吸收投资等方式取得的现金分别高达320亿元、340亿元和347亿元,扣除当期偿还债务等筹资活动现金流出之后,该部分仍然是上市公司最大现金来源。

造假一时爽,露馅火葬场。马兴田夫妇迟迟不将挪用的现金归还,本就泡沫严重的账面现金无法产出与之相当的利息收入,上市公司还不停借钱维持运转,终究还是被有心人抓到了马脚,夫妇双双踩翻船。

讽刺的是,马兴田曾公开说过,他的目标是“百年康美”,因此他必须打造一种内在精神去支撑。

他还经常告诫员工,善良才能善为,善为才有善报,心有良田,百世耕之有余,需以和谐之心视物,以博爱之心待人。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资本的诱惑扭曲了马老板的初衷,还是精心设计的戏码很早以前就已经开始?







本文来源 杏鑫网:http://www.qtqtt.com

杏鑫注册

支持多种付款方式

Copyright c 2019-20280 杏鑫注册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    网站地图